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之书—当下之地

空间资料,欢迎分享流通,祝福平安!

 
 
 

日志

 
 

第2章 停止战争  

2009-06-05 17:29:09|  分类: 《踏上心灵幽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2章 停止战争

当我们步出战场,才能重新观看,就如《道德经》所说:“双眼不被欲望遮蔽,就能仔细观看(故常无欲,以观其妙)。”

战争的本质

尚未觉醒的心灵很容易制造战争来对抗事物的本来面貌。要依循一条心的道路,我们必须了解内心及外在制造战争的过程与始末。战争的根源是无知,若缺乏了解,我们很容易就被生命中瞬间的改变、无可避免的失落、失望、老化和死亡带来的不安全感所惊吓。误解会让我们对抗生活、逃离痛苦,或紧紧抓住永不能真正令人满足的快乐和安全感。

我们与生活的战争会表现在经验的每一个面向,包括内在和外在的经验。孩子在高中毕业前,每人平均从电视上看到过一万八千次谋杀和暴力行为;美国妇女受伤的主因是被同住的男人殴打。我们在内心、家庭和社区中交战,在不同种族及世界各国之间交战。人与人之间的战争反映出自身内在的冲突与恐惧。

我的老师阿姜查如此描述这种持续的战争:

人类一直在战争,用战争来逃避自己如此有限的事实,我们被许多无法掌控的情况所限制。除了逃避,我们也持续制造痛苦,为善而战,为恶而战,为太小而战,为太大而战,为太短或太长、对或错而战,勇气十足地战斗下去。

现代社会促使我们产生一种心理倾向,否定或压抑我们对事实的觉察。我们的社会用否定的方式来制约我们,避免任何直接的困难和不适。我们竭力否定自身的不安全感,对抗痛苦、死亡与失落,不愿看见自然和人类本性的基本真理。

为了与自然隔离,我们有了冷气机、有暖气的车和保护我们的时令衣服。为了隔离可怕的老化和疾病,我们在广告中刊登微笑的年轻人,却把老人丢在疗养院和老人之家,我们把精神病患者藏在精神病院,把穷人弃置在贫民窟。我们的高速公路绕过这些贫民窟,好让有幸不住在那里的人看不见他们的苦难。

我们以一种难以想象的程度来否认死亡,即使是九十六岁的老女人,也会在刚住院时就向医生抱怨:“为什么是我?”我们几乎假装死人并非死人,为尸体穿上时尚的衣服并化妆,让它们像赴宴般参加自己的葬礼。我们对自己的伪装也一样,假装战争不是真正的战争,将战争部改为国防部,又将整列核子飞弹称做“和平守护者”。

上瘾的社会

我们是如何让自己持续远离存在的真理的呢?我们用否认来远离生活的痛苦和困难,用上瘾的行为来支持我们的否认。美国社会被称为上瘾的社会,有两千多万人爾酒,一千万人药物上瘾,数百万人沉迷于赌博、食物、性欲、不健康的关系和快速忙碌的工作。上瘾是一种强迫性的重复依赖行为,是我们用来逃避感受、否定生命的难题。广告怂恿我们跟上时代的脚步,继续消费、抽烟、喝酒,渴求食物、金钱和性。上瘾让我们麻木,看不见真实,助长我们逃避自身的经验,而社会还大力鼓吹这些上瘾行为。

安?威尔森?雪夫是《当社会变成上瘾者》的作者,她如此描述:

社会上适应得最好的人,是不死也不活的人,是麻木的僵尸。你死了,就不能做社会的工作了;你全然活着时,会一直对社会的许多现象说"",如种族主义、环境污染、核弹威胁、军备竟赛、不安全的饮水和致癌的食物。为了社会的利益而鼓吹这些令我们迟钝的事,让我们忙于自己的困境,使我们有点麻木,有如行尸走肉。因此,现代消费社会本身就是上瘾者。

最普遍的上瘾行为就是追求速度。科技社会迫使我们加快生产和生活的步调。国际品牌曾推出一款新录音机,广告说它可以用双倍的速度播放,而声调仍然能维持在正常范围之内。广告说:“因此,你可以只花一半的时间听到丘吉尔或肯尼迪的演讲,或经典文学作品!”我怀疑他们是否也推荐以双倍速度来听莫扎特或贝多芬。伍迪,艾伦对这种强迫行为提出评论,说他去上速读课,能在二十分钟内读完《战争与和平》,结论是:“那是有关俄国的书。”

在一个要求几乎以双倍速度来生活的时代,速度和上瘾会使我们对自己的经验感到麻痹。在这种社会里,几乎无法让身体安顿或与心保持联结,遑论与他人及我们生活的地球互相联结。相反,我们发现自己愈来愈孤立、寂寞,不仅与人隔离,也脱离了生命的自然网络。一个人在车内、在大房子里,用手机、随身听紧紧夹着耳朵,以及深深的寂寞和内在的贫乏感,是现代社会最普遍的悲哀。

不只是个体失去了彼此的联结,这种孤立也是国与国之间的悲哀。分裂和否认的力量引起国际间的误会、生态浩劫,以及国家间无止境的冲突。

我写作的同时,这个地球上有超过四十场战争和暴力革命,正在残杀成千上万的男女和小孩。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已经发生了一百一十五场战争,而全世界只有一百六十五个国家。对人类而言,这并不是什么美好的记录,然而我们该怎么办呢?

从自己开始停止战争

真诚的灵性修行需要我们学会如何停止战争,这是第一步,但它需要一再练习,直到变成我们存在的方式。一个真正“和平”的人内在的平静,会将和平带进与他相连的整个生命网络,包括内在及外在。要停止战争,就要从自己开始。印度圣雄甘地了解这一点,他说:

我只有三个敌人。我最喜欢的敌人是最容易受影响而改善的大英帝国。第二个敌人是印度的人民,他们甚难改变。但我最难对付的对手是名叫甘地的人,对于他,我似乎只有非常微小的影响力。

正如甘地,我们很难经由意志的行动来改善自己,就像要心灵摆脱自己或用鞋带把自己举起来一样,是不可能的。还记得大多数的新年愿望是多么短命吗?当我们努力改变自己,其实只是延续自我批判和自我攻击的模式而已,我们让自我战争持续存在。这种意志行动的效果通常适得其反,反而常强化原先想改变的上瘾或否认。

有一位年轻人来禅修,但她很不信任权威。他有个很喜欢虐待人的母亲,想当然,她会反叛家庭。她在学校很叛逆,且辍学加入反主流文化。他跟某任女友打过架,据说是因为她想控制他。后来她去印度和泰国寻找自由,在禅修中得到初步的美好体验后,便报名参加佛寺中长期的修行活动。他决定要很严格地修行,让自己变得清明、纯净和安详。然而过不了多久,他发现自己又陷入冲突。每天的例行工作让他没有时间持续禅修,访客声和偶尔经过的车辆声会打扰他禅修;他还觉得老师没给他足够的指导,因此他的禅修收获不佳、心停不下来。他努力要让自己平静,想用自己的方法解决,却以自我对抗收场。

最后,老师在一次集体禅修结束之后,把他叫来开导:“你和每一件事对抗。食物会干扰你,声音会干扰你,工作会干扰你,甚至你的心也干扰你,怎么会这样呢?这不是很奇怪吗?我想知道,当你听到车子经过,是它真的开过来干扰你,还是你走出去干扰它?是谁在干扰谁? ”听到这样的话,即使是这个年轻人也不由得不大笑,那一刻就是他开始学习停止战争的时候。

放下战争,活在当下

灵性训练的目的,是给我们一种通过了解和逐步训练的方式来停止战争,而非勉强用意志力去制止。持续的灵性修行能帮助我们与生活建立新的关系,能在其中放下战争。

当我们踏出战场,就能重新观看,如《道德经》所说:“双眼不被欲望遮蔽,就能仔细观看(故常无欲,以观其妙)。”我们看到每个人如何制造冲突,看见自己固定不变的喜好与厌恶,努力抗拒所有令自已害怕的事物。我们看到自己的偏见、贪婪和局限。这些都是我们很难看到的,但它确实在那里。我们看见这些持续的战争背后,充斥着不完整感和恐惧,我们看到自身为了生存的挣扎,关闭了自己的心。

当我们放下战争,敞开心面对事情的本貌,就能安住在当下。这是灵性修行的起点,也是终点。只有在此刻,我们才能发现什么是永恒; 只有在这里,我们才能发现所追求的爱。过去的爱只是记忆,未来的爱是幻想,只有在当下的真实里,我们才能爱,才能觉醒,才能在自己和世界间找到和平、了解和联结。

拉斯维加斯赌城中,有块招牌说得好:“你必须在现场才能赢!” 停止战争和活在当下是一体的两面。回到当下就是停止战争,体验此时此刻的一切。多数人都把生活耗费在未来的计划和期望上,以及对过去的懊悔、内疚和羞愧中。当我们回到当下,就能开始再次感受周围的生活,但也要面对自己逃避的事物。我们必须有勇气面对当下的一切,包括我们的痛苦、欲望、悲伤、失落、秘密的期望、爱——让我们深深感动的每一件事情。停止战争后,我们也会发现自己一直在逃避的东西,包括寂寞、无价值感、无聊、羞愧、未满足的欲望。我们也必须面对这些部分。

你也许听过灵魂出窍的“体外经验”,四周充满光和异象。然而真正的灵性道路追求更大的挑战,可以称之为“体内经验”。如果想觉醒, 就必须和我们的身体、感受与现在的生活联结。

活在当下需要持续而不动摇的承诺。我们踏上一条灵性道路时, 不只需要停止一次战争,而是很多次。我们一再感觉到思想和反应的熟悉拉力,要将我们带离当下。当我们停下来倾听,可以感觉到自己害怕或渴望的每件事(这是同一种不满足的两面),会如何驱使我们远离心,进入生活应该如何的错误观念。若我们更仔细倾听,就会发现认同自己的恐惧和欲望,让我们变得多么局限。由于这种自我的渺小感, 我们常常以为快乐只来自拥有某些东西或有人为我们付出。

发现心的伟大

停止战争,回到当下,就是发现自己心的伟大,能容纳众生的快乐, 将它当成自己的快乐。我们让自己去感受恐惧、不满足、一直在逃避的困难时,心就会柔软下来。面对自己一直逃避的困难,不只是勇敢的行动,也是慈悲的行动。根据佛教经典,慈悲就是"纯净之心的颤动", 允许自己被生命的痛苦触碰。了解我们可以这样存活,可以帮助我们唤醒心的伟大。拥有伟大的心,就能在生命的苦难与无常中,活在当下。我们可以向世界开放,向其中成千上万的喜悦与悲伤开放。

当我们被世界深深地碰触,就会体认到,自己的生活和其他人一样, 都会有痛苦,这就是智慧理解的诞生。智慧的理解使我们看到痛苦是不可避免的,所有诞生的事物终将死亡。智慧的理解让我们看见并接纳生命是一个整体,它让我们包容所有黑暗或光明的事物,因而感到安详。这不同于借助否认或逃避所得到的平静,而是在心中发现的祥和,它不排斥任何事物,以慈悲接触一切。

经由停止战争,我们可以拥抱自身的悲伤和哀痛、喜悦和胜利。拥有伟大的心,就能向身边的人开放,向家人、社区、世界的社会问题、我们的集体历史开放。运用智慧的理解,便能与自己的生命,与被称为“道”或“法”的宇宙法则和谐共存,那是生命的真理。

有位身为越战退伍军人的佛教徒说了一个故事,谈到他在密集禅修时首度体验到当兵时目睹的恐怖暴行。多年来,他内心一直有越战的阴影,因为他找不到任何方法来面对他过去的记忆。最后,他终于能停止内在的战争。

越战初期,我担任野战医护兵,在南北越边界山区和海军陆战队的地面部队一起作战。我们的伤亡率很高,情况许可时,我们也会治疗受伤的村民。

我第一次参加密集禅修时,已经从越战回国八年。那些年来, 我和其他越战退伍军人一样,忍受每星期至少两次不断重复的噩梦:梦见我又回到那里,面对相同的危险,目睹相同的惨状,然后突然惊醒,冷汗与惊惧遍布全身。密集禅修时,我睡觉时没做噩梦,恐怖的影像反而在白天打坐、经行、吃饭时出现在心眼中。恐怖的战争景象和禅修中心安静的红杉林重叠在一起,宿舍中昏沉的学生变成散落在非军事区临时陈尸处的尸体。我逐渐了解,身为三十岁的灵性追求者,我不只是重新体验这些记忆,同时也首度承受那些经验对我造成的强烈情绪冲击,那是当时二十岁、身为医护兵的我完全无法承受的。

我开始了解,我的心灵逐渐放下如此恐惧、如此否定生命、如此侵蚀灵性的记忆,我曾经停止觉察,却一直带着它们。简言之, 我开始经历深入的宣泄,开放地面对我最惧怕也最强烈压抑的东西。

密集禅修时,我被新的恐惧所折磨,担心释放出自己无法控制的内在战争的魔鬼,这些魔鬼将日夜主宰我,但我经验到的却完全相反。被杀害的朋友和被肢解的小孩影像,逐渐让位给其他依稀记得的场景:丛林令人着迷而强烈的美,千百种不同的绿意, 带着香气的微风吹过洁白闪亮的沙滩,像是铺满钻石的地毯。

密集禅修时,我对过去和现在的自己生起前所未有的深刻慈悲感:对那个怀抱理想、年轻、即将成为医生却被迫目睹难以形容的人类秽行的我,对那个连自已都不知道长久带着伤痛记忆、无法放下的越战退伍军人,满怀慈悲。

第一次密集禅修之后,慈悲就一直伴随我。经由修行和持续的内在放松,慈悲有时会在无意间扩大到我身边的人。虽然记忆一直跟着我,但梦魇已经消失。我最后一次冒冷汗尖叫,然后在寂静中完全清醒的经验,已是十年前发生在北加州的事了。

伯顿现在是一位父亲,也是一位老师,他以不屈不挠的勇气活在当下,停止内在的战争。在这个过程中,他对自己及身边的人生起具有疗愈力量的慈悲。

这是我们每个人的任务。无论是个人还是社会,我们都必须脱离速度、上瘾及否认的痛苦,才能停止战争。最大的转化来自如此简单的行动,即使是拿破仑也知道这个道理,他临终前说:"你知道世上最让我震惊的是什么?就是武力无法创造任何东西。终究,利剑总是被精神打败!,

每当我们停止战争,就会产生心的慈悲和伟大。人类心灵最深的渴望就是知道如何做到这一点。我们都有共同的渴望,想超越自身的恐惧、愤怒和上瘾造成的限制,联结到某种比“我”、“我的”更强大的东西,一种比我们的小故事和渺小自我更强大的东西。我们有可能停止战争,回到永恒的当下,碰触一种含融万物的广大生命基础。这.就是灵性修行和选择一条心的道路的目的:从内在发现和平与联结, 停止自己和周遭的战争。

冥想:停止内在战争

舒服地坐几分钟,让身体放松,轻松而自然地一吸,把注意力带到当下,安静地坐着,注意任何身体的感觉,特別是你一直奋战的感觉,紧张或疼痛。不要试图改变它们,只要用充满兴趣且温和的专注力注意它们。当你发现任何用力的部位,就让身体放松。让心柔软下来,向你经验到的一切敞开,不要挣扎。放下对抗,静静地呼吸,让一切如实呈现。

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把注意力放到你的心和心智上,注意出现了什么感觉和想法,特别是正在挣扎、奋战、否认和逃避的感觉或想法,用充满兴趣且温和的专注力注意它们,让心柔软下来,向你经验到的一切敞开,不要挣扎。放下对抗,静静地呼吸,让一切如实呈现。

继续静静地坐着。然后把注意力放到所有仍然存在于生活中的战争,感觉它们在你里面。如果你的身体出现持续的挣扎,就觉察它的存在。如果你一直在和你的感受对抗,和自己的寂寞、害怕、困惑、哀伤、愤怒和上瘾起冲突,就去感觉你一直进行的挣扎。也请注意思想上的挣扎。注意内在的敌人,内在的独栽者,内在的防卫方式。觉察内在所有的挣扎,看看你让这种冲突持续了多夂。

以开放的心情,温柔地允许每个经验在当下如实呈现。只要用充满兴趣和温和的专注力,轮流注意每一个经硷。在每一个挣扎的地方,都让你的身体、心和心智柔软下来,向你经验到的一切敞开,不要挣扎,让它如实呈现。静静地呼吸,让自已放松。在心中的和平桌,邀请自已的所有部分与你结合。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