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之书—当下之地

空间资料,欢迎分享流通,祝福平安!

 
 
 

日志

 
 

第13章 神圣之地,没有疆界  

2009-06-26 16:08:38|  分类: 《踏上心灵幽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13章 神圣之地,没有疆界

神圣而充满灵性的阶段之后,会出现相反的极端:暴饮暴食、耽溺于性欲等,这是灵性的暴食症。灵性修行不会让我们脱离痛苦和困惑,只会让我们了解逃避痛苦无济于事。

分裂的生活

若想实现灵性生活,就不能再把生活切割成不同的区块。我们的生活被切割成工作、假期、休闲等阶段,我们把事业生活、爱情生活、灵性生活、运动娱乐的时段切割开来,周遭社会更夸张地反映出这种切割:教堂容纳神圣的生活,商业区则为世俗与不信教的人而存在,教育和家庭生活分开,商业利润和地球与环境的利益分家。把生活切割开来的习惯如此强大,导致我们只有破碎零散的视野。

如果我们界定什么是神圣、什么不是神圣,如果我们认为某种体位、修行、技巧、场所、祷告和词句是“属灵的”,而生活的其他部分是“不属灵的”,灵性修行就很容易延续生活中的分裂模式。即使是最深处、最内在的生活,也会被我们切割成不同的区块。

我在泰国旅行时认识了一位佛学老师,他的例子可以说明灵性生活被切割成不同区块时,会造成多么大的影响。他是四十四岁的缅甸僧侣,曾在仰光参与争取民主的示威活动,经历数年艰困的岁月后,因为面临生命危险,最终逃离独裁政府的镇压,在缅甸和泰国边界的难民营落脚,继续教导佛法。他虽.然面对巨大的艰难,仍积极提倡正义、慈悲与灵性生活。他周围的学生和群众常常挨饿、生病,缺少医药和其他援助,缅甸军队有时也会来骚扰他们。然而面对这些困难,他仍然是稳固的灵性灯塔。在这段期间,他遇见一位二十出头的泰国农村妇女。起先她只是提供他食物、物品和支持,但两人逐渐爱上对方,不过这位僧侣认为自己对这位年轻的泰国妇女来说,只是个现成的好老师。几个月后,我听说这位僧侣决定到曼谷的缅甸大使馆前自杀,以抗议边境难民营和缅甸全国的不公不义与诸多苦难。

我找他长谈之后,才惊讶地发现:虽然他计划以自焚抗议多年来对抗的不公不义,但这并非他作此决定的真正原因,真正的原因是他爱上了那位年轻女孩。他十四岁就穿上袈裟,二十九年来一直按照佛门清规生活,没有别的生活技能,他无法想象自己竟然想结婚,建立家庭,可是他爱上了她。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认为最好的解脱之道就是为政治因素自焚。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曾面对极大的困苦,在巨大的痛苦与危险中仍勇往直前,却在面临自身的两难处境——与一位女子的亲密关系及其挑起的强大感觉时,准备自焚。灵性修行的切割竟然使他无法处理这些强大的感受及其带来的冲突。国家的冲突反而比内心的冲突更容易面对。

我和他讨论如何能同时保持僧侣的身份,也拥有爱和归属的强烈感受,于是他在修行中加入了这方面的考量。那位女孩体贴地离开,给他一段冷静考虑的时间,虽然双方都觉得很不容易,但他最终结束了这段关系,她也搬到别的地方。他重新投入教学,并以新的体认在心的修行中加入自身的热情,以及对佛法的热情。几年后,他成为非常著名的老师。

希望这个故事能让你们了解,把生活切割成不同区块会产生多么强大的影响,我们又多么容易用“灵性”的道理来强化这些影响。

分裂与整合

只要有错误的切割,就会造成问题。现代生态学指出了狭小、被切割的生活观造成的后遗症:我们大量使用石油,释放许多碳氢化合物,影响空气质量和整个地球的气候;耕种只求最大效益,让大量杀虫剂和化学肥料流入我们赖以维生的水源和土壤中,雨林和南北极冰原受到的破坏,会影响我们生存的要素。多少年来,我们遗忘了这些交互影响,造成我们的心、生活与灵性修行互相切割开来。

数年前,我和妻子在印度旅行,拜访了一位知名的瑜伽老师维摩罗?塔卡,她的道场在阿布山。她曾投入印度的农业发展多年,足迹踏遍各省,和印度圣雄甘地的追随者在农村一起工作;后来她遇见克里希那穆提,使灵性生活转了个大弯。她紧紧追随他,被他的教诲转化。她在克氏的祝福下成为禅修老师,其教诲几乎等同于克氏的亲自教导。此后,她在世界各地带领密集禅修和研讨会。

我们拜访她时,得知她再度回到农村从事农业发展计划。我问她是否认为禅修的力量有限,所以才停止禅修,转而以服务他人为真正的灵性生活。她对我的问题感到震惊,然后这么回答:

先生,我是热爱生命的人。身为热爱生命的人,我不会忽略生命的任何部分。所以当我经过印度的贫穷农村,看见人民因为没东西吃而饥饿,或是因为没有干净的饮水而生病时,我怎能不停下来回应这种苦难呢?我们挖掘新的水井,建造干净的饮水系统,并学习如何使农作物丰收。

我到伦敦、芝加哥或圣地亚哥时也会看到苦难,但不是缺少干净的水,而是充斥寂寞孤单,缺少灵性滋养或认识的苦难。就像看到农村缺少干净饮水时的自然反应一样,我也会回应西方人缺少心的认识和平静的情形。身为热爱生命的人,我怎能从整体中切割出任何部分呢?

维摩罗的看法反映出所有生命的整体性和相关性,这是灵性生命成熟的标志。可是,灵性的语言和意象有时缺少这种整体性,而强化了我们自己的切割,误以为某种情形是灵性,某种情形不是灵性。我们以为要超越自我,或努力达到神圣的状态、得到净化、超脱欲望和身体;我们被教导要通过苦行才能开悟,并相信开悟就是超越或外在于自身的某种境界。可惜的是,达到一种纯净神圣境界的想法,正符合我们原本可能拥有的神经质、担心和过度理想化的倾向。只要我们把自己看成污秽不洁、可耻或没有价值的人,就会利用灵性的修行和净化的观点来逃避自己,以僵化的方式遵循灵性的戒律和形式,希望产生一个纯洁而属灵的身份。印度人称之为黄金锁链,它不是铁制的锁链,但仍只是锁链。

藏传佛教老师丘扬?创巴仁波切以“灵性的物化”告诫众人,说明我们会如何模仿灵性修行的外在形式,包括服装、教义、文化和禅修方法,以逃避世界或支撑自我。

分裂的原因:早年的创伤

大部分人都会在生活中经历心理创伤和巨大的痛苦,灵性修行似乎可以作为逃避之道,以摆脱身心的困扰,逃避过去的痛苦和存在的孤寂。灵性的前景愈美好,就愈符合我们不想受尘世干扰的心愿。许多禅修学生在深入的静默中,发现自己早年的生活经验痛苦到根本不希望自己出生,不想活在人身之中,他们期望以灵性来逃避痛苦。可是,所谓净化的观念,所谓超脱或超越身体、世俗欲望和污浊的想法,会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去呢?真的能带来解脱吗?或只是强化原有的厌恶、恐惧和限制昵?

哪里能找到解脱呢?佛陀说人的苦恼和开悟都在具有感官和心智的五尺之躯内。若不在此时此地,还能在何处找到解脱?印度神秘主义诗人卡比尔说:

朋友,趁你活着时渴望真理。

趁你活着时投入经验之中!……

所谓拯救,属于死亡之前的时光。

若不在活着时扯断绳索,

难道要死后由鬼魂来做吗?

有人以为只要身体腐朽,

灵魂就会进入狂喜——

那全是幻想。

现在如何,到那时也就如何。

若你现在一无所获,你的结局就只是

死亡之城的空虚居所。

若你现在与神圣交融,来世

就拥有满足的面容。

我们只拥有现在,日夜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就是这个唯一的永恒瞬间。看见这个真理才能了解神圣与世俗无法分开,即使是最超越的灵性洞见也只闪现在此时此地,存在于我们行走、吃喝、相爱的生活之中。

要看见这个真理并不容易。我们内心恐惧的力量:批评的习惯,会不断阻止我们接触神圣。我们常不自觉地将灵性拉回好坏、圣俗的两极,重建早年生活的模式。这些模式曾帮助我们度过童年经验到的痛苦、创伤和无能。如果昔日恐惧的策略是躲藏起来,我们可能利用灵性生活继续躲藏,却声称自己已弃绝人生;如果童年遇到痛苦的防卫方式是幻想,我们可能会让自己迷失在灵性生活的愿景中,如果过去试图以好行为逃避责备,现在可能会试图用灵性的纯净或神圣来逃避,如果幼时以强迫行为或自我驱策来弥补寂寞和能力不足的感受,现在的灵性也可能反映出相同的情形。我们会利用灵性继续使生活分裂。

有位学生来自施虐的家庭,他父亲常有突如其来的暴力,他处理这种危险处境的方法就是对任何可能的问题都非常敏感,所以有强烈的偏执倾向。他在灵性修行中重建这种情形,把老师和学生分成好人和坏人、危险的人和同伙的人、他不喜欢的人和他崇拜并试图模仿的人。若有人表现得像他狂野的年轻时期一样,他就会过度批评、不理睬或觉得害怕,就像他害怕自已的这些部分一样。他以这种方式切割周围的团体,结果他对许多人的敌意使他的妄想和恐惧成真——许多人真的对他生气,因此很快就重建出原生家庭里划分好人与坏人的危险模式。他还用属灵书籍的内容来强化分裂,评断哪些人、行为和做法是神圣的,哪些是出于欲望、怨恨、妄想和无知。

若缺少指导,这种人会耗费数年以灵性生活重演早年的创伤。上述例子需要非常小心地引导他注意自己如何对好与坏、对他人作出两极化的不信任和理想化的判断,而建立了如此强烈的感觉,并了解这种情形根源于何种恐惧。一旦能如此检视,就能从外在世界的问题转向自身内在的困扰与悲伤。当他看见是自己创造了生活中的恐惧、妄想、分裂和痛苦,整个旧有的自我感就会脱落,并唤醒新的可能性。

另一位年轻女学生带着极大的不安全感和恐惧来修行。由于童年的巨大痛苦,她退缩到静默和白日梦中求取平静,在沉默中逃避周遭世界的问题和冲突。灵性修行使她得到极大的宽慰,这里的方式认可她的沉默和内向,支持她逃避世界。她的老师起先以为她是很优秀的禅修学生,能毫无困难地接受戒律和禁语的规定,很容易安静,对人生的短暂本质有深入的洞识,知道如何避免执著的危险。她一次又一次地参加密集禅修,却渐渐显示她是以修行来逃避世界,她的禅修只是在重建早年家庭生活的恐惧。就像前面提到的学生一样,她的生活局限在某些区块。请她注意这点时,她激烈地抱怨:“佛陀岂不是说要孤独、坐在森林里的树下、过着隐居生活吗?老师怎么建议我有所不同昵?”

她的否认过于强烈,难以突破,因此耗费多年在不同的灵性团体打转。直到十年后,她有强烈的挫折感和不满足,才有动机开始改变生活,打破自身的限制。

分隔的墙是出于恐惧和习性,应该或不应该的观念,什么属灵和什么不属灵的看法。由于我们无法忍受生活的某些特殊部分,于是筑墙隔开它们。我们通常不会筑墙隔开世上普遍而巨大的痛苦、不公义、战争、盲从的行为,却会筑墙隔开自己最直接、最私密的痛苦,因为它最深刻地触动我们、伤害我们,而这就是我们必须检视、了解的部分。只有在我们能觉察这些心墙时,才能发展出向生活全面敞开自己的灵性修行。

相似的近敌

佛教传统有一种独特的教导,能帮助我们了解内心的切割和分裂是如何在灵性生活中重复出现,就是所谓“近敌”。近敌是在心中出现的性质,伪装成逼真的灵性体悟,事实上只是赝品,使人与真实的感受分开,而不是联结。

近敌的例子如下。佛陀描述的四种神圣状态为慈爱、悲悯、喜悦和平等心(慈、悲、喜、舍)。这些状态是心的觉醒和开启的标志,但各个状态都有模拟真实状态的近敌,但是出于分裂和恐惧,并不是真诚的联结。

慈爱的近敌是执著。我们都知道爱的关系很容易在不知不觉中产生执著。真正的爱是一种开放的表达:“我爱本来的你,不带有任何期待或要求。”执著则带有分裂感:“因为你和我是分开的,所以我需要你。”一开始,执著可能很像爱,但渐渐会显明并不是爱,其特征是黏人、控制和恐惧。

悲悯的近敌是怜悯,也会使我们分裂。怜悯是可怜“那些穷人”, 好像自己与众不同,但真正的悲悯是我们的心对他人的痛苦产生共鸣,“我和你共有人生的哀愁”。

感同身受的喜悦(对别人的快乐感到喜悦)的近敌是比较,想知道自己比别人多、少或相同,并未与别人一起欢欣,而有隐微的声音自问:“我的是不是和他的一样好?”“什么时候才轮到我?这种比较也会制造分裂。

平等心的近敌是冷漠。真正的平等心是在经验当中的平衡,冷漠则是因为害怕而退缩、不关心,这是逃离生活的表现。所以,在平等心的情形下,心是向所有事物开放的,包括喜悦和悲伤之时。冷漠的声音则是退开来说:“谁在乎呢!我才不让它影响我。”

这些近敌都会伪装成属灵的样子,可是当我们将冷漠称为属灵,或是以怜恫回应痛苦时,只会制造分裂。美国文化常教导我们否认自己的感受而表现出坚强、独立的样子,以完美典型和心智的力量为自己制造安全感。如果不认识、了解这些近敌,它们就会成为灵性修行的致命伤。它们所作的区隔无法让我们长时间避开生活的痛苦和意外,却必然会阻碍真实关系中的喜悦和开放的联结。

分裂的实例

就像近敌一样,区隔的力量会使身体和心灵分裂、精神和情绪分裂、灵性生活和关系分裂。若不检视这些分裂,灵性生活就会停滞,觉察力也无法继续成长。

关于这种情形,我以一位决心修行的年轻男子为例。他花了数年在许多日本禅寺和一座斯里兰卡的佛寺修行。他来自破碎的家庭,幼时父亲过世,继父有醒酒的习惯,姐姐对毒品上瘾。他通过非常坚决的意志和强大的动机,学习让心平静,达到深入的专注。他在日本回答许多公案时,曾对空性和万物的相互联结有强烈的体悟,也在斯里兰卡的佛寺学会在禅修中让身体消融于光中。姐姐过世时,他赶回去面对残破的家庭,帮每个人度过这段艰难时期,但过不了多久,他就病倒了,并为此感到害怕。

为了了解自己的状况,他找了一位咨询师,咨询师请他述说一生的故事。在他陈述的过程中,咨询师会间歇打断他,询问他的感受,他都以精确的禅修语言加以描述,如“我的呼吸暂停了一会儿,双手变冷”或“我的胃部紧缩”。他在第二次会谈被问到有何感受时,描述“喉咙跳了一下”和“全身通红发热”。经过数次类似的会谈,最后再问到“你有什么感受”时,他泪流满面,一股以前不知道的巨大哀伤和情绪突然涌现。他过去能觉察身体和心灵,却在禅修中以这种觉察能力筑起一道墙,不让自己感受到一生经历的痛苦情绪。此后,他了解自己的修行方式必须包含感受的部分,结果许多过去的创伤都得到疗愈,他的生活展现出以前不曾有过的喜悦。

一位天主教修女向我描述灵性生活分裂的团体实例。她在修道院生活了二十四年,前十四年保持严格的静默修行。表面上,整个团体有良好的运作,但在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后,各个修会逐渐开放, 于是这位修女所属的修会改变做法,开始交谈。她说,开始说话的头一年,对整个团体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不满、琐碎的怨恨和妒忌,以及累积数十年未解决的所有问题,都在这群缺少谈话技巧的人之间不自觉地散播开来。她们花了痛苦而长久的时间,学习在修行中包含说话的部分,这段过程几乎摧毁整个团体。许多修女在这个过程中觉得过去浪费了一段生命,没有处理好彼此的真实关系,因而离开团体。所幸留下来的修女对真理和姐妹般的爱抱持全新的献身精神,而得以改造整个团体。她们引进一些智慧的良师,帮助大家学习如何把冲突和谈话带入祷告生活,团体终于恢复了完整与恩典。

区隔与阴影

制造区隔是为了避开我们害怕的事,但日后我们却会为此付出代价。神圣而充满灵性的阶段之后,会出现相反的极端:暴饮暴食、耽溺性欲等,这是灵性的暴食症。即使是社会也会以这种方式表现,“属灵”的地方有许多人觉察、觉知和清醒,其他地方刚好相反,充满醒酒、杂交和其他潜意识行为。

区隔会制造相反的阴影,阴影是黑暗地带,对我们隐而不显,因为我们全神贯注在其他地方。虔诚信徒的阴影会包藏激情和世俗的渴望,无神论者的阴影可能暗藏对上帝的渴望。每个人都有阴影,它在某种程度上都是外在忽略和排斥的力量和感受。我们愈强烈地相信某件事、排斥其相反面,就有愈多能量进入阴影。正如俗话所说:“正面愈大,背面的阴影就愈大。”当我们试图以灵性保护自己免于生活的难题和冲突,阴影就会滋生。

灵性修行不会使我们脱离痛苦和困惑,只会让我们了解逃避痛苦无济于事。只有认真看待我们的真实处境,修行才有助于我们走过其中。

藏传佛教老师耶喜喇嘛有段痛苦的人生可以说明这点,他是极受尊重的禅修大师,是充满慈悲心、已证悟的老师。有一天,他心脏病发作而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后,他写信给一位情同手足的喇嘛, 上面写道:

我以前不知道住在加护病房的经验和痛苦,由于效力强大的药物、永无止境的注射、协助呼吸的氧气管,我的心灵被疼痛和昏沉压倒。我了解在死亡阶段很难保持觉知而不变得昏沉。我生病后第四十一天,身体状况恶劣到极点,我变成墓地的领主,心灵像反对神的异教徒,话语像狂吠的老疯狗,背诵祷词和禅修的能力衷退。多日来,我思考该怎么做,以极大的努力觉察而做到稳定的禅修,结果获益良多。我逐渐培养出心中极大的喜悦和快乐,心灵的力量渐增,我的问题也逐渐减轻而消失。

即使是伟大的老师也无法避免身体的问题,无法避免生病、老迈和死亡。同样地,我们也不能不顾感受和混乱复杂的人际关系。即使是佛陀也要面临,易不同的各种关系,最困难的关系包括想杀害他的敌人、制造麻烦的学生,以及返家拜访时面临双亲的问题。记住这一点, 然后要如何修行昵?

真正的灵性

我们必须看见,灵性是远离区隔和分裂、拥抱人生所有面向的持续活动。我们特别要学习的艺术是觉察生活中被封闭的部分,如此做时,就面对了个人过去的模式,过去为了保护自己而有的习性。所谓解脱并不是超越这些模式,这只会制造新的区隔,而是走入其中,经历它们,把它们带入心中。我们必须愿意走入黑暗,感受过去筑墙所隔开的黑洞、匮乏、软弱、愤怒和不安全感。我们必须非常注意自己谈论阴影时述说的故事,看看背后的真相是什么。当我们愿意进入内心的恐惧、匮乏和不安全感时,就会发现这些部分的墙是由谎言、老旧的自我形象、过时的恐惧、什么是纯洁什么是不纯洁的错误观念所组成的。我们将看见这些墙是出于对自我、对自己的心、对世界缺乏信赖而形成的。看穿这些,我们的世界就得以扩展。当觉察的光照亮这些故事和观念,以及其下的痛苦、恐惧或空虚时,更深层的真理就会自行展现。通过接纳和感受这些部分,就能发现真正的完整、幸福和力量。

不论生活中因为恐惧和保护自己而筑墙的力量有多强,我们都会发现另一种无法阻挡的强大力量,足以摧毁这些心墙,这是内心深处对完整的渴望而产生的力量。我们内在有某个部分知道完整而没有分裂的感觉,与万物联结的感受。在困难和修行中,这份力量会在内心滋生,推动我们扩展灵性,从沉默的祷告者变成帮助流浪者的人。当过于活跃的服务使我们失去方向,这股力量也会带领我们回到静默。面临痛苦时,这股力量会帮助我们度过。

面对生活中的不确定、痛苦和危险,真正的灵性不会采取防卫的方式,不会为了逃避未知而做好“预防注射”(这是约瑟夫?坎伯形容一般宗教做法的用语),而是向整个神秘的生命历程敞开自己。耶喜喇嘛的灵性训练和智慧无法使他的身体和心智在医院里保持完整,但他的心却能将经验的每一部分都当成修行。

如果坚持完美的理想,就会使生活分裂,也使自己和生活分裂。中国的禅宗三祖教导说:“当我们对不完美不会感到焦虑时,就会产生真正的开悟和完整。”身体并不完美,心灵也不完美,我们的感受与关系当然也不完美。所谓不会对不完美感到焦虑,就是了解库伯勒?罗斯说的:“我不够好,你也不够好,但这没什么不好。”这种了解能带来完整与真正的喜悦,这种能力可以使我们进入生活的每一个区块,感受每一份感觉,安居在身体中,并认识真正的自由。

我们不需要特殊的知识就能结束分裂的情形,我们需要的是更少"知道"生活应该如何,而向生命的奥秘更为敞开。

我们渴望的净化并不在于使世界完美,真正的净化在于能接触所有事物、包容所有事物的心,以心的慈悲含融一切。爱的伟大不在于我们知道什么,不在于我们达到什么,也不在于我们有什么改变,而在于生活中爱人与自由的能力。

基于这种精神,铃木禅师罹患癌症而濒临死亡时,召集所有学生, 对他们说:

在面临死亡的这一刻,如果我在死亡时觉得痛苦,没有关系,这就是受苦的佛陀。不要疑惑,也许每个人都会因为身体或精神的极度痛苦而挣扎,没有关系,这不是问题。我们应该为有限的身体而感恩……就像我的身体、你的身体。如果你拥有无限的生命, 就真的有问题了。

虽然物质的身体是有限的,但我们的真实本性使我们向无限敞开, 超越生与死,达到与万物不可分的完整。庄子颂扬这种超越时间的认识,谈到古时的真人“睡时无梦,醒来无忧,轻松自在,快乐逍遥”,因为道涵盖了 一切。

让你的心保持平和,

观看众生的混乱,

深思他们的回归。

 

如果你不了解本源,

就会在困惑和悲伤中失足。

当你了解自己来自何处,

自然会变得宽容、无私、愉快,

仁慈有如祖母,

尊贵有如国王。

沉浸在道的奇迹之中,

你能处理人生带来的每件事,

也为死亡做好准备。

 

冥想:区隔与完整

舒适而警觉地坐着,闭上双眼,感觉呼吸的自然韵律,让自已安静地活在当下。感觉呼吸的轻柔动作,让全身都能感觉到呼吸的动作。当你觉得平静而敞开时,开始回想生活中属灵而神圣的部分。在你的生活中,神圣的感觉清楚显现出来时,是什么情形、在什么地方?什么活动(如禅修、祷告、在大自然中散步、听音乐)最常出现生动的神圣感?哪些地方最容易让你觉得神圣?什么人、什么情境最常在你心中唤醒这种感觉?如果你活在这种氛围之中,会是什么感觉?

现在回想相反的经验,生活的哪些部分被你视为不够神圣?什么地方让你觉得分裂,灵魂和心尚未觉醒?生活中缺少觉察和慈悲的部分,就是神圣性被你遗忘的部分。可能是身体的任何部位,身为性或女性的生活,感受和心智的任何部分;也可能是与工作、生意、金钱、政治或社区有关的活动,也许是家庭生活的某个部分,或是与特定人物、家人、同事或朋友有关的部分,也有可能是特定的活动和场所,比如你的创意和艺术天赋、爱情、购物、开车、市区活动、医院或学校,可以是任何场所或任何被你视为与神圣无关的面向。

你要一个个地看见每一个被你从灵性生活排除的区块,当你感受到每个部分时,轻轻将它拥入心中,仔细思考“把它放入修行会有什么意义”,请想象神圣的感觉会如何滋长,并以全然的专注和慈悲将它涵盖到修行之中,肯定这些人物、场所或活动。一个一个地描绘这些区块,并感觉内心对它们产生尊重与完整感,感觉每个区块会教导你什么功课,会如何带来深刻的专注和慈悲的开启,直到你不再排斥任何部分。一个一个地感受你的灵魂与关爱会重新住进生命的每个范畴。接下来让自己安静,在这一刻感受你的呼吸与完整。让这种尊重的专注与慈悲在每一刻与你同在,你就会在生活的每个部分感受到神圣。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